时评

当前位置: 首页 > 先锋评论 > 时评 > 新闻详情
为梦想,重来多少次都愿意
来源单位: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8-02-26       阅读次数:

2017年1月23日,浙江传媒学院校考如约而至。为这冬日里美好相遇而来的上万考生,无一不是怀揣着满满的梦想,期望能为未来勾勒最美的线条。

在这样的艺考大军中,有一群人已不是第一次来到这儿考试,被称为“复读生”的他们,承担着更为巨大的压力,付出着比应届生多数倍的努力。他们将一切归零,重头再来,不过是觉得,为了这个梦想,甘愿千千万万遍。

编导生小斯是在去年11月底选择在原本就读的大学退学,重新参加艺考与高考。在离统考只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顶着风险和压力重头来过,无疑需要巨大的勇气。提起自己所作的这个决定,她丝毫没有感觉到后悔,反而是满满的充实与轻松。“我妥协过,在不喜欢的大学读了不喜欢的专业,每天浑浑噩噩地度过,觉着日子没有一丝盼头。心中曾经燃烧起的那团火焰,眼睛中都会迸发出来的那种强烈渴望,再也找不回来了。下定决心复读以后,我反而觉得很轻松。”她说,有些东西,在最能够承担得起失败的年纪不去尝试,以后便没有机会了。

最近的影视剧又掀起了一阵“怀念青春”的热潮,而青春中最值得怀念的莫过于执着自己想要坚持的事。在决定重回艺考考场以后的一个月里,小斯每天都坚持看3部电影,每一部都认真仔细地写好影评。早上天蒙蒙亮的时候,她已然起床背诵文常“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充实,感觉自己每一天离自己的目标就更进一步,过去能做到的我现在依然能做到,曾经做不到的我现在更要做到。”在艺考的考场里,重来一年,两年,甚至五年的大有人在,论梦想情怀,每一个人都不少,只有不断地努力充实自己,成为那个最有能力的人,让实力能够配得上梦想,才算不辜负了一路上拼命努力的自己。

来自浙江的艺考复读生项梦琳最大愿望,就是能够考入浙江传媒学院的播音类专业,“每次都忘不掉那个晚上,在酒店的阳台上,前面是浙传的演播大楼,特别近,两三百米的的样子,伸手就能摸到。但他其实对我来说特别远,那年高考成绩出来的那一刻,我知道我要和他说再见了。”每当回想起这些,项同学的眼眶都会微微湿润。每个艺考生的心里,都有那样一座神圣的殿堂,拼了命想要伸出手去触碰,哪怕跌倒了,也要爬起来继续追。就是这样的信念,让这样一群人,重来多少次都愿意。

谈起这次艺考的“战况”和这大半年重新准备带来的成效,项梦琳就像打开了话匣子一般滔滔不绝起来,“表演和播音考完,觉得比自己去年发挥的要好,希望出成绩的时候,比起去年能有更大的惊喜。有过这两次经历,我也明白了,播音学的不仅仅是说话,更是考验一个人的阅历和思想。复读的几个月,其实自己最大的变化就是爱上看书了。以前特别讨厌,觉得书里面的文字太多,看久了觉得头晕厌烦。一开始看书是因为高复学校不让带手机,没有可以用来消遣的办法,后来发现很多文字有时候真的写到心坎里去了,写的书,就和即兴评述说话一样,要有共鸣,才能让老师注意到你。”

所以说,复读并非完全是一件痛苦和艰难的事情。有时候,我们只有在重新沉淀自己的过程中,才会发现和正视自己的不足,并付诸行动将自己变得更好。为梦想,重头再来,重新出发,何尝不是一种收获和幸福呢?

和大多数家长一样,项梦琳刚决定复读的时候,她的爸妈是反对的。他们认为女孩子没必要那么辛苦,但是最终还是选择支持。她告诉我们,选择复读以来,特别要感谢所有支持自己的人,不论是家长、朋友、同学还是老师,他们都支持我相信我,给了我很大的勇气和力量。

艺考,从不是一个人的战场,如果没有身后无数支持你的人,这条路会比想象的更加艰难和残酷。幸运的是,我们在这途中收获的是无限的温暖与感动。

库布里克说过:罪犯和艺术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不喜欢生活本来的样子。幻想成为艺术家的我们懵懵懂懂地踏上了这条路,便一头栽了进去,义无反顾……

更多>最新新闻
更多>人物专访
更多>视频专区
关注浙传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