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当前位置: 首页 > 先锋评论 > 影评 > 新闻详情
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评《我的路》
来源单位: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8-11-05       阅读次数:

许鞍华导演的作品《我的路》是一部以变性人为题材的作品,以变性人周国才实施变性手术为主干事件,穿插叙述了变性人在日常生活中的琐碎经历,这中间有被唾弃、被打击,也有被尊重与被关爱,从中体现了“性别认知障碍”这类人群,在社会舆论压力下,在人际关系处理中的纠结与挣扎,勾勒出一个沉重的主题。




officeArt object


















片中的妻子是个极其典型的变性人家属代表。稳定的收入,和睦的家庭,幸福的生活,一切平常得不能再平常了,可是在发现丈夫“秘密”的那一天,这一切全被打破。惊慌、愤怒、无助、绝望的情绪如同洪水般向她涌来。大闹一场后,她选择分居,一个人照顾着孩子,所有的苦闷和委屈都无从倾诉。无疑,她是坚韧的,收到丈夫发来手术成功的消息后,她先是微微一怔,仿佛自嘲般笑了笑,过了会儿,在客厅里,嚎啕起来。自己丈夫真的成了“女人”明明早已认清这个现实,可当这天真正到来时,却发现一切是如此艰难。在片尾,阳光里,她对着术后病床上已是女儿身的丈夫,微微一笑,这一刻是多么怦然心动,这份理解与尊重,是妻子以最温柔的方式接受现实,妻子终是善良的。这其中微妙的感情变化,导演拿捏得十分到位,这正是对变性人家属这类人群最真实的写照,他们是最先接触变性人一类人,是变性人最亲近的人,同时也可能会因为无法接受而形同陌路,他们不乏挣扎,纠结的痛苦,最后能选择接受,这份爱是伟大的,这份尊重是无价的。




officeArt object






















全片无大量台词垒砌,却依然表意饱满丰富。平拍拍摄角度的运用,顺应了整个片子的基调。从拍摄周国才同“姐妹们”一块开茶话会聊天,到记录妻子催促儿子喝汤,导演采用平拍的角度,极力向观众展现出一个客观视角,真实地还原事件本身,增强画面的表意性。同时,也体现出导演不干预观众视听判断的本意;在面对妻子愤怒的质问,和同事的排挤时,周国才始终缩着头,此时的俯视镜头蕴含着一种对边缘弱势群体的关心和同情。




officeArt object

影片从开头到结尾便始终如一的呈现出暗灰色调,当周国才术后躺在病床上,妻子的一个微笑投来时,影片才走向了最高潮,整个画面的色调都明亮了起来,妻子对他的体谅与理解,被明亮色调渲染的无比动人。

影片结尾处周国才“她”轻快的步伐,与片头“他”在大街上谨慎小心的步伐形成强烈对比。虽然着墨不多,但明显能让受众感受到,这是一条属于“她”自己的路,放飞的白鸽,也预示“她”对世界的美好期望。导演将此呈现给观众,不仅是在结构上交相呼应,也是于内容上升华主题,完美诠释了片名《我的路》的核心内涵——即世界虽大,但希望我们能一直走在自己的路上,不断前行。

I am what I am,走在自己的路上,世界给予的尊重,我们定不能辜负,便更要回报以理解。

更多>最新新闻
更多>人物专访
更多>视频专区
关注浙传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