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当前位置: 首页 > 先锋评论 > 影评 > 新闻详情
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
——观《如果爱》有感
来源单位: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9-03-27      

坦白说,这应该是我第一次接触歌舞片,刚开始多多少少或许会不太习惯在剧情发展中突如其来的唱歌跳舞,也是就是说,在刚开始看的时候会有所谓的“跳戏”情况,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越往下看并没有觉得唱歌跳舞的剧情来的很突兀,而是感觉到这些歌曲舞蹈的加入带动了剧情的发展并且有助于人物情绪心境的更好表达,也许这就是一部好的歌舞片应该达到的效果吧。看完全片,脑海中回荡着胡适先生的一句诗: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你不能做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将这句诗对应到主人公孙纳、林见东、聂文的爱情纠葛中,似乎是无比贴切的。

十年前的孙纳和林见东相遇了,本以为会是一段美好的情缘,却往往事与愿违。孙纳有自己的目标,她虽然在一个歌舞团当洗烫工,却已雄心壮志,努力要成为一流的歌舞演员。在面临理想与爱情之间,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理想。这一段回忆,算是美好,也算是遗憾。美好的是孙纳和林见东当时的纯粹,遗憾的是只是一段回忆。年少的他们,多少会有些幼稚,多少会有些纯真,不懂得爱为何物,更不懂得该如何处理好一段感情。以至于孙纳在成为大明星之后,想要努力忘掉这一段记忆,或许,她以为,这样便能遗忘记忆中的人。可偏偏造化弄人,十年后,他们又相遇了,虽努力说服自己忘记过去,却欺骗不了自己的心,孙纳陷入两难中。而更戏剧的是,孙纳、林见东和聂文要同演一出剧情与他们之间情恨纠葛惊人相似的戏。这次,孙纳又面临着选择,一个是她念念不忘又想努力忘记的林见东,一个是与她朝夕相处、将她一手捧红的聂文。

记得影片开头有一段独白“每个人的一生就好像一部电影,而他们就是那部电影里的主角,有时候他们会以为自己也是别人电影里的主角,但是可能他们只是一个配角,只有一个镜头,更说不定他们的片断早被人剪掉了,自己居然还不知道,就拿这对母女来说吧,这女孩肯定是妈妈一辈子的主角,可是,十几年后,在女孩的电影里面,妈妈的角色还有多重要呢?”

是啊,到最后,每个人的电影里,都不过是自己一个人在唱着独角戏,做自己影片的主角,甚至慢慢都不奢望自己会是别人电影里的一个配角了。所以,孙纳到头来还是不能做林见东的诗,林见东和聂文其实也不是孙纳的梦。

在我这个年少轻狂太过理想主义的年纪,在面包和爱情中间,我想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爱情,所以原本以为自己会很鄙视孙纳这种物质的女人,为了有一个拍戏的机会而果断跟了能给自己面包的聂文,可是我没有。

我着迷于孙纳在里面画着重重的眼妆,眼神五味俱杂的样子,她唱:“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她穿着红色的衣服一次又一次把林见东抛弃,姿势决绝,并且重来一次还是不可更改。

她厚着脸皮吃林见东剩下的半碗面的样子,表面上没心没肺大大咧咧,实际上脆弱而敏感。这个细微的掩饰在夜晚的小床上暴露出来,那种独自磨牙不在乎旁人的疏离,触目刺耳。

我知道林见东是个温暖的人,但他的温暖渺小的不足以抵挡这个小镇姑娘对生活和梦想无能为力的厚脸皮。

所以我甚至是心疼孙纳的,因为在功成名就的同时,她所要付出的代价是永远得不到任何爱情,且重来一次还是不可更改的这样选择。

其实我知道,如果说孙纳对聂文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他同林见东一样,对于孙纳来说都是“爱过”。只不过,相比之下,或许她更爱的还是自己。孙纳与林见东的爱,是年少时的热恋情深,倾尽所有只此一人;孙纳与聂文的爱,是相伴成习惯的日久情深,入心无痕。孙纳与林见东之间拥有的是曾经,而与聂文之间却是未来。有人说,十年后林见东的归来,是带有报复性的,他要报复将他抛弃的孙纳,让她也体会他被抛弃时的绝望和痛苦,可最终,他还是心软了,面对着孙纳,他的内心还是爱着的,只是这种爱随着时间的流动,变得如止水般,不再如十年前的热烈与疯狂,而是理智和冷静。所以,在拍完电影后,两个人彼此放手,相忘于江湖,这段长达十年的爱情纠葛最终以放手结束,或许这也是最好的结局,至少他们之间,还有曾经的回忆,爱也好,痛也罢,都是不可忘怀的过去,都是自己的一段过往。而聂文,经过了一系列的纠葛之后,他的心中一片坦然,转身离开,也算是放过了自己。余下的人生中,或许,他还会偶然想起这一段爱恨纠葛。

这部电影的英文片名是《Perhaps Love》,是的,在这样日薄西山的年代里,爱不再是绝对。如果要相信,也不过是“可能”,是Perhaps。张学友扮演的导演聂文对孙纳说的很明白;“当时,你需要一个导演,我需要一个伴。我以为戏一拍完我们就会分开,没有想到我们会在一起这么久,戏一部接一部的拍。”他们在一起这么久,拍了那么多的戏,却不能实现一个最简单的梦想——拍一部最简单的爱情故事:一对年轻恋人,在一个晴朗的午后,蓝天白云下,相互依偎坐在一片绿色的草地上。他们为什么不能拍,不去拍?因为孙纳和聂文都知道,看似这是一部最简单的戏,却是一个最难以实现的爱情理想。

这个时代的荒芜再也不需要有人记得这样简单的爱情,就算是聂文,即使记得故事,也会遗忘故事发生的地点。孙纳说,尘往事唯一的价值就是让我们不要回忆过去。就像吴君如客串的经纪人计较的一样,我们不要过去式,而是现在时。

真好,我这个年纪,还是想拍这样的爱情理想。真好,我这个年纪,还是想做那个人的诗,也让那个人成为我的梦。

更多>最新新闻
更多>人物专访
更多>视频专区
关注浙传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