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当前位置: 首页 > 先锋评论 > 书评 > 新闻详情
论真名士,千古自风流
——浅析《世说新语》中的艺术特色
来源单位: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8-08-07       阅读次数:

这是盛行玄学的心灵世界的外观,也是那个乱世之下痛苦内心的折射。《世说新语》一书的横空出世,正式产生了中国的士大夫精神,通过全面的描写了士大夫名人的生活面貌,展现了士文化中那些令人高山仰止的感动。“士为知己者死”,历史曾浓墨重彩的留下了他们清白纯真的回忆,留给我们关于魏晋风度潇洒的思考,而这潇洒的背后,何尝不是千万真名士,用生命捍卫的千古风流。

历史背景——文学之士,近远必至

《世说新语》是南北朝时期的一部记述东汉末年至东晋时豪门贵族和官僚士大夫的言谈轶事的书。全书原八卷,刘孝标注本分为十卷,今传本皆作三卷,分为德行、言语等三十六门,记述自汉末到刘宋时名士贵族的遗闻轶事,主要为有关人物评论、清谈玄言和机智应对的故事。“性简素”,“爱好文义”,“招聚文学之士,近远必至”。《世说新语》是研究魏晋风流的极好史料。其中关于魏晋名士的种种活动如清淡、品题,种种性格特征如栖逸、任诞、简傲,种种人生的追求,以及种种嗜好,都有生动的描写。综观全书,可以得到魏晋时期几代士人的群像。通过这些人物形象,可以进而了解那个时代上层社会的风尚。该书所记个别事实虽然不尽确切,但反映了门阀世族的思想风貌,保存了社会、政治、思想、文学、语言等方面史料,价值很高。

叙事特点——“记言则玄远冷隽,记行则高简瑰奇

《世说新语》在艺术上有较高的成就,鲁迅先生曾把它的艺术特色特色概括为“记言则玄远冷隽,记行则高简瑰奇”。魏晋两朝主要的人物,无论帝王、将相,或者隐士、僧侣,都包括在内。它对人物的描写有的重在形貌,有的重在才学,有的重在心理,但都集中到一点,就是重在表现人物的特点,通过独特的言谈举止写出了独特人物的独特性格,使之气韵生动、活灵活现、跃然纸上。如《俭啬》:“王戎有好李,卖之恐人得其种,恒钻其核。”仅用16个字,就写出了王戎的贪婪吝啬的本性。又如《雅量》记述顾雍在群僚围观下棋时,得到丧子噩耗,竟强压悲痛,“虽神气不变,而心了其故。以爪掐掌,血流沾褥”。一个细节就生动地表现出顾雍的个性。《世说新语》的叙事精炼短小,表现手法灵活多样,有的通过同一环境中几个人的不同表现形成对比,如《雅量》中记述谢安和孙绰等人泛海遇到风浪,谢安“貌闲意说”,镇静从容,孙绰等人却“色并遽”、“喧动不坐”,显示出谢安临危若安的“雅量”。

《世说新语》的叙事情节具有戏剧性,曲折风趣,每则故事的篇幅都很短,但读起来有如今日读的极短篇小说,故事有首尾及高潮迭起的情节,如温峤娶表妹为妻的故事,人物对话诙谐,内容极富戏剧性。又如刘伶假借病酒,骗妻子为他准备好酒肉的故事,情节也是饶富趣味。

74717

刻画人物——神情笑貌栩栩如生

记得初中时学的两篇古文《世说新语两则》(《咏雪》和《陈太丘与友期》),那大概是我第一次接触《世说新语》吧。文中谢道韫“未若柳絮因风起”的才情和元芳“入门不顾”的率真让我印象深刻,时至今日,再次拿起《世说新语》,当时课堂上的情景又浮现在了眼前。说到《世说新语》,就不得不提它精妙的刻画人物的手法。

谢道韫是谢安特别喜欢的侄女,也是当时不可多得的才女。而谢朗也很受谢安看重,谢安经常将他带在身边,有意培养。此二人分别将雪花比作“撒盐空中”和“柳絮因风起”,均抓住了雪洁白的特点,但沉甸甸的盐粒却与雪花的轻柔迷离之状不符,所以应该是谢道韫略胜一筹。而世说新语中只写了“公大笑乐”四个字,并没有将谢安的评判直接揭示出来,而是用一句话讲明了谢道韫的身世背景。如此一来便委婉的揭示出谢安的品评结果。这样的写法,不仅是让读者看故事,更能让读者参与其中,体验其中的乐趣。想象自己若是谢安子侄中的一个,面对这样的问题该如何作答,自己若是谢安,又该如何判定谁的比喻更加贴切。而面对自己喜欢的侄子侄女,要怎么评价才能达到使大家有所收获和启发。寥寥数语,却精妙绝伦,引人入胜。

李泽厚在《美的历程》中写道“《世说新语》津津有味地论述那么多神情笑貌,传闻逸事,其中并不都是功臣名将门的赫赫战功或忠臣义士的烈烈操守,相反,更多倒是手执拂麈,口吐玄言,扪蚤而谈,辩才无碍,重点展示的是内在的智慧,高超的精神,脱俗的言行,飘逸的风度,关注人的个性”。也正是因为《世说新语》才人物塑造上的这些特点,是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才使小说有了更大的价值,这本书才释放出勃勃的生机和活力,在历史的长河中独树一帜,为后人所学习。

语言艺术——“虽不过丛残小语,而俱为人间言动

《世说新语》的语言简约含蓄,隽永传神,透出种种机智和幽默。正如(明)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卷十三所说:“读其语言,晋人面目气韵,恍忽生动,而简约玄澹,真致不穷。”有许多广泛应用的成语便是出自此书,例如:难兄难弟、拾人牙慧、咄咄怪事、一往情深,等等。

《世说新语》语言简洁精练,没有华丽的辞藻,也没有恢弘的气势,更没有绚烂的描绘渲染,但仅凭浅浅几句却抵得过千言万语,遣词造句皆无精雕细琢的痕迹,但却深入人心,大有四两拨千斤的气魄。然而,其中所表露出的魏晋风度却是它的灵魂——令人向往的名士风范。

魏晋风度——真名士自风流

魏晋时期新的社会思潮改变着士大夫的人生追求、生活习尚和价值观念。儒家的道德教条和礼仪规范已失去原有的约束力,一种符合人类本性的、返归自然的生活成为新的追求目标。当时的士大夫认为:身外的功业容名既然受到怀疑,便转而肯定自身的人格;身后的一切既然那么渺茫,便抓紧即时的人生满足。他们以一种新的眼光看待世界,新的情趣体验人生成为和汉儒不同的一代。这一代新人所追求的那种具有魅力和影响力的人格美便是魏晋风流。

这是当时盛行的玄学的心灵世界的外观,也是那个乱世之下痛苦内心的折射。魏晋风流是在乱世的环境中对汉儒为人准则的一种否定,维系汉王朝统治的经学随着汉王朝的崩溃而失去控制力,在崇尚风流的魏晋士人看来,汉儒提倡的名教是人生的执和障。而魏晋风流就是要破执除障,打开人生新的窗户,还自我以本来面目。构成魏晋风流的条件是玄心、洞见、妙赏、深情。魏晋风流表现在外的特点可概括为:颖悟、旷达、真率。再加以概括则可以说是追求艺术化的人生或者说是用自己的言行、诗文、艺术使自己的人生艺术化。这种艺术必须是自然的,是个人本性的自然流露。

魏晋风流与文学有密切关系。表面上看来,阮籍、嵇康、王羲之、陶渊明等著名的文学家也是魏晋风流的代表人物,他们的作品从不同方面体现了魏晋风流的特点;《世说新语》这部著名的作品就是魏晋风流的故事集从深层看来,魏晋风流下那种对人生艺术化的自觉追求,那种对个性化的向往,那种自我表现的要求,那种无拘无束的氛围,正是文学成长的良好气候。魏晋风流不仅对魏晋这两代文学产生了影响,也对魏晋以后整个中国古代文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以成为一个美好的影像,映在后人的心里,不断激发出文学的灵感。

更多>最新新闻
更多>人物专访
更多>视频专区
关注浙传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