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当前位置: 首页 > 先锋评论 > 书评 > 新闻详情
追风筝,追寻你
来源单位: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9-05-19      

当陈年旧事再次涌上心头,童年那些不堪的记忆再次涌来。当接到那通电话后,阿米尔才开始明白:“许多年过去了,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然而我终于明白这是错的.因为往事会自己爬上来。”很多年过后,他选择重新面对过去,选择成为一个“好”人。

哈桑是个温暖而温柔的人,温暖得遮盖了那个贫乏的时代,温柔到世间的苦难都能幻化为笑容。书里说,通常小孩子们生下来第一个喊出的人是“妈妈”,而哈桑喊的却是“阿米尔”。他赤诚地靠近阿米尔,即使被阿米尔嘲笑和戏弄,他仍然单纯又真挚地陪伴着他的朋友,他的主人。他为阿米尔奔跑、牺牲,甚至是离开、是死亡。

该怎么定义阿米尔在哈桑人生中的地位呢?我想,阿米尔应该是哈桑的风筝,是哈桑为之能付出千千万万遍的风筝。种族的差别、地位的悬殊,让两个一起长大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走上了两条截然不同的人生路。哈桑随着爸爸阿里在阿米尔家做仆人,他作为哈扎拉人处在这段友谊里的下层,并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在地上奔跑着追逐阿米尔的人。他用自己的真心和忠诚,包容着爱着他的“朋友”。而作为普什图人,身为富商巨贾的儿子的阿米尔从一出生就拥有一切,他就像是那些可以在天上自在遨游的五彩风筝。

纵使与哈桑之间有友情这条细线的联系,仍抵不过阿米尔的软弱和自私。看似富有的阿米尔却并不认为自己拥有一切,他渴望得到父亲的爱与重视。敏感的他认为父亲爱哈桑更多一点,所以他在风筝大赛中一定要得到那个被割断的风筝,以此来得到父亲的夸赞;所以他选择用撒谎来污蔑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哈桑,独享父亲一个人的关注。他太渴望得到父亲的爱,纵使需要为之抛弃一切。

一阵似乎可以称为“夺爱”的大风,有意地把他们俩吹散。那段干净而赤诚的友谊,那个忠诚而温暖的孩子,终于断送在了自私的阿米尔手里。直至多年后,父亲朋友的一通电话,才让阿米尔开始去面对自己的罪行。那么多年来对哈桑的歉意以及对自己儿时自私的羞愧,促使他成为多年后去追风筝的人。

他重回阿富汗,那时的阿富汗正处于水深火热与硝烟炮火之中。重回旧地,他开始真正平等地了解哈桑,并在危险中救回哈桑的儿子索拉博并带着索拉博逃离深渊。他开始用自己的行动去弥补曾经对哈桑造成的伤害、去救赎自己那早已不成形状的心灵。自此,他成为了追风筝的人,而那个风筝,不只是哈桑,更是他多年以前抛下的作为人的善良。在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伙伴被性侵却只会畏缩地躲在巷子里时,阿米尔丢失了勇敢和对友谊的忠诚;在污蔑哈桑偷了自己的生日礼物、逼迫哈桑和阿里离开住处时,他丢失了善良与作为人最基本的同理心。看着这些陈年里的过错再次出现在生命中,阿米尔还是选择了抓住这次机会,去成为一个“好人”。

也许,会有人去咒骂阿米尔,批评他的懦弱与自私。但我想说,当他开始愿意去做那个追风筝的人时,他就已经得到了救赎。回望过去懦弱而不堪的童年时,我想阿米尔也一定会感到不安和愧疚。那个石榴树下与他并肩的孩子,也曾与他一起闪闪发光,成为彼此记忆里温暖而美好的存在。他用自己尚未成熟的“恶”,断送了待他如生命的男孩。但我们似乎并没有理由去指责阿米尔,就像书里说的那样:“我们有什么权利指责别人的过去。”

在这个故事的后面,哈桑成为了阿米尔心中的“风筝”。阿米尔一如当初的哈桑,勇敢地用尽全力地去追逐那只“风筝”。当阿米尔在旧金山的广场上教侄子索拉博放风筝,并在心里说出“为你,千千万万遍”的时候,其实他就已经追到了自己想要的风筝,也完成了这一次艰难的自我救赎。

更多>最新新闻
更多>人物专访
更多>视频专区
关注浙传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