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园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之窗 > 文艺园地 > 新闻详情
中秋
来源单位: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8-09-27       阅读次数:

儿时总盼着过节日,尤其是中秋节,似乎在这桂花飘香,月色如画的节日里,总能够偷吃到奶奶橱柜里那香甜的月饼。

离开家乡小镇已有八年,从前听别人说出去以后自己眼里的家乡就再无春秋,只有冬夏,我还笑笑说这可真是句矫情的话。愈发长大,我却在恍然间发现这句“矫情”俨然正一年一年的从我身边华丽溜过,嘲笑着我当时的无知。

记忆里的中秋节总是闹闹热热的,没送去夏日的暑气,刚迎来秋日的舒爽,邻居阿姨们会整整齐齐地梳起长发,盘在脑后,活像一朵未绽放的桂花苞。她们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揉捏着手中的面粉,那是做月饼的食材,加了不少糖和油,伍仁馅儿、甜梨馅儿,甚之还有桂花馅的,这是我最爱的口味,奶总是把刚摘的桂花来回清洗,晾晒风干,随后加入大量的蜂蜜,制成桂花蜂蜜酿,做月饼时舀上两三勺,加入清水,与醒好的面团揉捏在一块儿,再用底部镶有福字的模具压好,小时候家里没有烤箱,奶就用大锅放些油摊平,桂花的气味冲淡了油腻,让这月亮节更加的香甜了,不过我总是会在月饼做好前偷偷捏下几块碎屑塞入嘴里,这番美滋滋的享受只有那时的自己才最明了,所以每次家里烙的饼子总是缺几个小口,奶就会笑嘻嘻地斜眼撇我“知道是哪个好吃狗儿揪去了咧?”我倒也不在意,舔舔大拇指和食指,吧唧吧唧嘴“反正不是我呢”。

坐在城市的阳台边,抬头望去这半边残月,哪有我见过的那样好看。故乡的月亮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完完整整的一个满圆,找不出一丝丝的缺口。偶尔几片云朵飘过遮挡住了她的无瑕,也总会有阵阵微风帮着月姑娘驱赶走这烦人的灰。皓月当空洒下一地的寒,却在这团聚之时温暖了心。这巨大的玉盘大概自己也未曾知晓,挂在空中的意义到底为何,是装饰了这美妙的夜,抑或是粉饰着他人之梦?我那时爱追着月儿跑,我跳跃,她也跳跃,我大笑,她也大笑,不过我永远都在她身后,未曾追赶上过。那时候家里的灯泡还是黄暖色的,我总心心念念着那是月亮搬到了家里,如此我便一年四季都有月饼吃、有桂花闻了。

回忆是个不堪重负的包袱,压得越多,就难以抽出去念想,我能抽出的也只是些许碎片。这些琐碎的片段拼凑出了我再未尝到的中秋滋味,只能撕开包装袋,生硬地咬几口工厂里的月饼子,呆呆地将眼睛蔓延到黑夜里,奈何“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更多>最新新闻
更多>人物专访
更多>视频专区
关注浙传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