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园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之窗 > 文艺园地 > 新闻详情
读宋词—艺术地呈现悲和泪
来源单位: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9-03-16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宋词是古代诗词中最为清美的一种,具有很强的观赏性。尤其是在华丽的词藻之中蕴含的情感使词更富有魅力,其中最为浪漫的应归属于“思乡怀人”这类题材的词。那细精雕琢的字词中深埋的思念,总能使这种“凄凄惨惨戚戚”直入人心,所谓“无物似情浓”。问哪种文学样式能在一个字之中蕴含风情千万种,那必属于中国古诗词,每个字都浓缩着说不尽‘需自悟’的内涵,而其中的宋词,更是将古诗词中的美推向极致。如张子野《一丛花令》中“离愁正引千丝乱”一个“引”字使柳絮纷飞下,因思念深陷愁苦的形象跃然于纸上,闭上眼,仿佛可以看见诗人在高楼远望,看不见爱人双眸凝成的泪。再比如范仲淹《御街行》中“夜寂静,寒声碎”“碎”一字可谓是点睛之笔,精准的同时又将深夜里的凄清描写的出神,精彩至极。

词人要怎样才能写出感人至深的句子呢?我以为,除了丰富的生活经历和坎坷的遭遇,重要的是要有对生活“敏感”的感知。范仲淹若不是经历从“寒儒”到进士等生活艰辛,怎会理解百姓疾苦,写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若不是因为被发配边疆,羁旅不能寐,又怎会有“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的千古绝唱。在比如词人李清照早期生活优裕,体现在诗词上大多华丽飘逸,但在悲情面前,欢乐似乎显不出地位,比起早期“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我更偏爱其晚期的作品:“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即便字词远不如图像那般具有观感,可仿佛能从一字字之中触及到李清照眼角的泪花,如何用一字字串联起的句子把悲苦表现的生动,除了丰富的感情和经历外,炼字也是一大学问。如张子野的“云破月来花弄影”。中“破”及“弄”字实在是一绝。正如王国维《人间词语》中评曰:“云破月来花弄影;着一“弄”字而境界全出矣。”

古人炼字,大多在动词上推敲,如“城下烟波春拍案”中的拍字,“鸾镜朱颜惊暗换”中的惊字,“恨薄情一去,音书全无”中的恨字,词人对动词选择的精确把握,使得情感更加生动化、具体化。通过这些字仿佛可以穿越时空,戳破纸面将词人的感情送到读者心里。有时,词人们还喜欢用“拟人”的手法来炼字,专业术语称之为“托物言志”,其实就是将静止的物体赋予了人的感情神态和动作,在这种手法下往往给人亲近的感觉,描绘形象,表意生动。如“枝枝叶叶离情”中的“离”字,作者将自己的漂泊无依,远离故土的思念之情赋予到了枝叶之上,枝枝叶叶都饱含着离情别意,将不舍和相思之情刻画的十分饱满。再比如:“岂知聚散难期,翻成云愁雨恨”在作者的笔下雨会恨,云也愁,用静态的事物来表现自己的情感,使诗词形成一种气场,在那个环境之下万事万物皆同感,自然读者也容易被带入进去。

更多>最新新闻
更多>人物专访
更多>视频专区
关注浙传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