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园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之窗 > 文艺园地 > 新闻详情
千年传承历铅华
来源单位: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9-03-17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中国歌舞剧院大型舞剧《孔子》中的《采薇舞》有这样一段的唱词。

t01737fa37a17f4c079

“昔我往矣”语出《小雅·采薇》。当初我走的时候,两岸的杨柳依依随风吹;而如今我回来的途中,雨雪满天风。满负着伤痛,怀揣着希望,在回家途中禹禹独行,遥想尚在家中苦苦等待的父母妻子,回望战争途中的艰难险阻。《诗经》就是这样,寥寥几句,便将戍边战士身处异乡,思家忍苦之情书写得淋漓尽致。《诗经》作为我国文学史上最早的诗歌总集,不同于《楚辞》天马行空的行文方式。它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现实主义文学作品,其中不仅有歌颂先祖,展示贵族生活的篇章,更多的是描绘百姓爱情、亲情、生活方面的动人故事。

《国风·卫风》中的《氓》是一首弃妇自诉婚姻悲剧的长诗。诗中的女主人公以无比沉痛的口气,回忆了恋爱生活的甜蜜,以及婚后被丈夫虐待和遗弃的痛苦。“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少女啊,士子与你沉溺在爱情中,他还可以脱身,而女子如果沉溺在爱情中,就不可挽回了。诚然,《氓》中的弃妇深谙社会男尊女卑的等级秩序,满怀热情的心,在丈夫“二三其德”的冷漠和父兄“咥其笑矣”的嘲讽中渐渐失去了动力,转而发出了“淇则有岸,隰则有泮”的呼声,既然你已经不愿意和我一起生活了,那么我们就分开吧。劳动人民通过口口相传把女子的洒脱与苦楚传达出来,使得几千年前一个女子的故事能够得以传承。

87fa337d6b6069408af306c3b6d7dc27

第二次《中国诗词大会》选手武亦姝在对决时曾脱口而出《诗经·七月》的名句:“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劳动人民通过观察蟋蟀的变化,感受天气的变迁。全句,不用一个“寒”字,却能让人感到冬季的渐渐逼近。西周至春秋,尚未进入封建社会的人民,还处在奴隶制的水深火热之中。而从诗句中,却丝毫感受不到百姓的疾苦,有的只是对男耕女织、日落而息的农业生活的满足。这样简简单单的日常生活,却能让人感到滋味无穷,或许这就是《诗经》的魅力所在吧。

W020151021564582009802

孔子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习,曰思无邪”。我们或许应该庆幸有这样一部古老的书籍,让千年后的人们能够通过文字,去感受们辛勤耕耘的先辈,去敬仰保家卫国的戍边战士,去遥望刚柔并济的古典女子。短短的四字词,历经千年,洗净铅华,将中华文化凝练与自身,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图片来源于网络)

更多>最新新闻
更多>人物专访
更多>视频专区
关注浙传新浪微博